分卷阅读34

宝贝你日错人了(H) 作者:红烧肉

分卷阅读34

      、念奴娇14

    当今天下,朝廷名存实亡,以武林世家门派为尊,其中实力最为强横者为十一支大族大派,被合称做“一府两院八大派”。除这十一方势力外,另有若干一流的宗派世家,另并西域南越等与中原联结不深,但也不可小觑的势力。

    瀚海楼久居西域,正是游离于中原武林之外的那一方势力。二十几年前,瀚海楼的上一代掌门乐音夫人出谷行走江湖,那便是瀚海楼留与江湖中人最近的一次印象。说来乐音夫人病亡,其弟子叶重楼继承掌门之位的消息,除了一些消息灵通的大世家,鲜少有人知。

    而裴家,自然是知晓的那一干人。

    所以,接到了叶重楼的帖子,裴琰并不奇怪,反笑道:“这位叶楼主鲜少踏足中原,如今主动登门拜访,倒是奇怪。”

    瑶姬不由紧了紧手中的名帖:“公子……听说过瀚海楼”话一出口便觉不妥,天都府乃武林之首,如何会不知这等事。

    好在裴琰并未察觉她的失态,瑶姬注意着他的神态,见他眉目间露出一丝微妙的神色来,似有些恍然:“我如何不知,那位乐音夫人……与我母亲还是旧识。”

    瑶姬心头一跳,只是裴琰自知失言,说完之后便不肯再提。虽瑶姬心中惊疑非常,也不敢追问,只得将此事撂下,说起了别事。晚间回房后,瑶姬不断思索着裴琰的话,越想越觉得不对。

    乐音夫人与裴母是旧识,这是不是,与叶重楼在裴家的暗中布局有关瑶姬很早就曾思考过叶重楼会为什么盯上裴家,瀚海楼与天都府并无任何关联,一方偏居一隅,一方雄踞中原,若说叶重楼是为了实现什么野心,他大可以凭借高明的功夫在武林中闯出名头来,进而谋取武林盟主之位。要知道裴家家大业大,也不是他对付裴琰一人就能扳倒的。

    瑶姬想来想去,最有可能驱使叶重楼对付裴琰的,应该是私怨。至于这两人之间有何仇怨,却是她无法探查到的。今日听了裴琰的一句话,她心里便犯起了嘀咕。

    叶重楼是乐音夫人的弟子,裴母与乐音夫人又是旧识,但裴琰提到他要来拜访时,并未露出一丝欣悦来。瑶姬与裴琰相处了这许多时日,早已能从他面上温文的笑容里判断出他真实的情绪。

    那笑容是客气而疏远的,甚至是……有一些避之不及。

    “裴明珠……”瑶姬不由喃喃念着这个名字,裴明珠正是裴琰的母亲,上一任裴氏家主。瑶姬曾听人说过,这位裴夫人天资出众,是一个远超诸多须眉的巾帼女子。若不是她实在聪慧,裴掣也不会舍弃独子,将家主之位传给女儿。只可惜裴明珠英年早逝,在裴琰十三岁那年因病身亡。

    说来也奇怪,裴明珠如此有名,可她的丈夫,也就是裴琰的父亲却从未有人提到过。他姓甚名谁,是死是活……人们好像都忘记了有这样一个人,若说外界是因其名声不显才会如此,可裴府中的下人有时候会说起先夫人,老太爷,甚至是二老爷裴守那个短命的正妻,却无一人提到过裴琰的父亲。

    那是一个讳莫如深的存在,瑶姬敏感地意识到。大家族中,总是有一些秘辛,原本瑶姬也不是很好奇,可今次听裴琰提到裴夫人后,她不由地想到了裴夫人那个神秘的丈夫,会不会是此人与瀚海楼有关

    没等瑶姬思索太久,门扉一响,男人修挺的身影入得门来,仿佛一杆潇然轩致的修竹——裴琰处理完了手中的事务,来与她安歇了。

    少女的小脸上情不自禁便露出笑来,方迎上前去便被裴琰握住手,裴琰喟叹一声:“你笑了。”

    瑶姬一愣,裴琰看不见她的神情,如何知道她面带微笑尚不待她发问,裴琰低下头来,与她额抵着额,深深嗅闻着她颈间的芬芳:“……我就是知道。”

    这句话不知为什么,说的有些带着孩子气,瑶姬不由失笑,将手从裴琰掌中抽出来:“公子,为给您更衣。”

    她心里的忧虑一日比一日加重,得知叶重楼要来裴家后,更是神思不属。虽竭力不在裴琰面前露出异状来,只是那心事重重的举手投足,裴琰如何察觉不出。晚间欲与她亲昵,见她心不在焉,裴琰在心中暗叹,将她紧紧从身后搂住了,吻住她的耳垂呢喃:“睡罢。”

    一夜无话,瑶姬胡思乱想着睡熟了,裴琰却是睁着眼睛到了天明。

    怀中的娇躯乖顺地蜷着,小手拢在他胸前,裴琰伸出手指,指尖在那卷翘的长睫上轻轻拂过,仿佛蜻蜓点水,不过微微一触,却又酥又痒的,似乎触在了他心里。他听到夜露渐息的滴答声,院子里的下人已经醒了,蹑手蹑脚地候在门外,等候房中的主子叫起。

    天已经亮了,裴琰想,她在自己怀中睡得这样安然,从日落到日出,自己实实在在地拥着,竟觉得有一天她会像轻烟似的,飘飘渺渺地消失。

    裴琰是何等的聪明人,如何察觉不出瑶姬的异样。只是她既然不说,他也就不问。

    这不过是因为他舍不得逼迫心爱之人,她既然希望自己不知道,那也就不知道好了。可裴琰不忍她伤心难捱,她既有难言之隐,便由他来解决罢。

    裴琰下了床,批衣而起,走到门外轻声吩咐丫鬟:“让裴安来见我。”

    裴安在书房见到裴琰时,他已梳洗完毕,一身天青色锦袍,衬得他愈发如芝兰玉树般教人心折,“教人去查一查宋家和瀚海楼的关系,”裴琰淡淡道。

    裴安一惊:“瀚海楼掌门今日要来拜访您,是不是……”

    “不必,”裴琰垂眸,“他既要来,便让他来罢。”

    #

    瑶姬醒来后,便听说裴琰早去前院处理事务了。她知道今日叶重楼要上门拜访,有心想随侍在裴琰身侧,却听白鹭道:“公子已吩咐了,姑娘近日精神不济,请姑娘好生歇息。”

    原本裴琰就不舍得瑶姬在他身边端茶递水地伺候,有这样一个吩咐也不奇怪,但瑶姬如何能安心待在内院她生怕叶重楼要对裴琰出手,虽知此事几率不大,还是坐立难安。好不容易想到了一个名正言顺去前院的法子,忙忙地去厨下做了几样点心,一路端着花鸟螺钿雕漆食盒去了裴琰的书房,因她经常出入,也无人敢拦她。

    走到门外,便听屋中有人在说话,她暗自深吸一口气,一面扬声道:“公子,奴婢来给您送点心了。”一面推开房门,只见靠近房门的男子闻声转过头来,面容俊美无双,只是神态冷漠,正是叶重楼。

    ☆、念奴娇15(h)

    早在瑶姬走进院子时,裴琰就已经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其后果听那  -

分卷阅读34

- 极品小说 http://www.x2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