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8

宝贝你日错人了(H) 作者:红烧肉

分卷阅读278

      、乐家湾一线来回拉锯了月余,打打停停、停停打打,越发胶着。帅府里整夜整夜的灯火通明,不断有密电在前线和金陵间加急往返,那天瑶姬去看黎铮,他正和秘书们开了一通宵的会,书桌上堆着小山一样的军报、文书,水晶的烟灰缸里全是烟头。

    他见瑶姬走进来,闻到那浓重的烟味时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便道:“我们去隔壁屋子。”

    瑶姬仰起脸,只见他眼睛里布满血丝,神色是从未有过的疲倦,这样的时候,却还注意到自己方才一个小小的动作,不由心头发酸,拽着他的袖子:“我听余队长说你两天没睡了,好歹歇一歇罢。”

    “我没事,”黎铮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只是战事太紧,提亲可能要推后,委屈你了。”

    瑶姬并不觉得委屈,只是心疼他这样辛苦,“我带了刚熬的汤,”她转身从黄花梨的食盒里取出一只瓷盅来,“还热着呢,快喝一点子。”

    黎铮含笑接过,问她:“是你亲手熬的若不是,我就不喝。”

    瑶姬瞪了他一眼:“是是是,三公子,请你行行好快喝吧。”

    黎铮本来因为战事不利一直心中烦躁,见她这般薄嗔浅怒,那一颦一笑间眼波流转,不由地心头一动,似乎连心情也好了起来。

    他便坐在那里,把瓷盅里的汤喝了个精光,瑶姬是第一次煲汤,对味道本没什么信心,见状连忙追问他:“怎么样,味道如何”

    其实黎铮哪里尝出是什么味道了,只是贪婪地看着灯光下她的容颜,一勺一勺的喝得极慢,只盼着能多再与她相处一会儿,纵是什么话也不说,也心满意足。只是终究要分别,帅府里人来人往的,瑶姬不好在此多逗留,她收拾好食盒,转身欲走,黎铮却拉着她不放:“你明天还来不来”

    瑶姬本不打算来,就是今晚她过来看黎铮,孔老爷其实也有微词,说她到底和黎铮快是未婚夫妻了,还是避忌点好。只是她看着黎铮的目光,那样黑的眼睛里,掩藏着难以察觉的不舍和恳求,她扬起唇角:“嗯,我明天一定来。”

    第二天她却食言了,原本黎铮告诉她,已经派人去通知侦缉队,让他们把被抓的几个进步学生给放了,中途却又出了变故。

    原来黎铮的条子送到侦缉队,那边本打算照办的时候被人给拦住了。发话的倒不是陈立海,而是英吉利大使。黎铮无法,只得给瑶姬挂了个电话:“詹姆斯大使气坏了,说无论如何也不能放了他们,他现在正在气头上,纵使我要把人提出来,陈立海也不会答应的。等过了这一阵,我再想办法把人弄出来,你不用担心,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瑶姬也知道这不是他的问题,要怪只能怪莫家平他们几个倒霉,偏偏撞到了英吉利大使的枪口上。她赶到宜秋家里去,把事情告诉了宜秋,宜秋强打起精神:“这么说,学长他们肯定不会有事”

    “这是自然,”瑶姬握着她的手,“你要是实在放心不下,我们可以去侦缉队看看他们。”

    “真的!”宜秋瞬间振奋起来,这几天她吃不好睡不好,生怕莫家平出事,偏偏又不敢告诉家里人,瑶姬可谓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了。当下两人收拾了一些衣裳吃食,去了侦缉队,陈松正在外面等她们。

    他是奉黎铮之命来的,上前朝瑶姬行了一个军礼:“小姐,请跟我来。”

    瑶姬不由脸上一红,知道这个军礼是冲着她未来少帅夫人的身份行的,自从他们回金陵后,黎铮的卫戍们便都这般礼遇她了,想必是黎铮吩咐所致。她不由心下微甜,又忍不住忧虑黎铮不顾惜身体。

    这般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几个进步学生被关押的地方。除了莫家平以外,一起被抓进来的还有南园社的其他社员,总共八九个,都是激进的左派。瑶姬疑心这事一开始就是英吉利大使示意的,否则怎么正巧抓了几个当时游行的时候让他丢脸的学生进来。

    莫家平的精神头还好,见宜秋和瑶姬来了,先是一喜,继而又道:“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快走罢。”

    宜秋抓着铁栏与他泪眼相望:“学长,你还好罢,你放心,你一定能平安出去。”

    一对小情侣互诉起了衷肠,瑶姬不好在一旁听着,便走到了狱卒休息的地方。陈松坐在那里,见她来了,忙肃然起身,瑶姬不由笑道:“不用这样拘束,我又不是你们三公子。”

    陈松本不善言辞,挠了挠头:“惹恼了三公子不可怕,惹恼了小姐您,三公子才可怕呢。”

    瑶姬哭笑不得:“你这句话说的好,当心我哪天告诉他去。”

    他们二人却不知,此时黎铮正在大发雷霆,那桌上的电话被他一把掼在地上摔了个粉碎,秘书们噤若寒蝉,还是晋显劝道:“三公子,眼下不是生气的时候。”

    黎铮本也不是暴躁之人,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这般发了一番脾气后,已是冷静了下来,只是一眼看到桌上的密电,还是忍不住怒火直往脑门上冲:“好一个吴老狗,为了和我争这一口闲气,竟连良心都不要了!国家领土,他有什么资格拱手让出去,他还要脸不要!”

    原来淮军接到密报,吴永平此番忽然开战,没有被东瀛人阻挠,竟是他和东瀛人签订了协约,把海东半岛租与东瀛。这“租”字不过是说来好听罢了,实则就是将海东半岛割让了出去。东瀛本就对天朝国土虎视眈眈,和海东半岛比起来,一条煤炭运输线路上的城镇自然就不值一提了。是以吴永平不仅再次对淮军开战,还暗中得到了东瀛的大量支援。

    当然,这份协约是不合法的,可吴永平实际掌握着北地,就算如今黎佐做着大总统,黎铮实际上也拿他没办法。

    “为今之计,只有请其他友邦国家对东瀛施压,”晋显道,“否则海东半岛一旦被租让出去,别说再想让东瀛人  -

分卷阅读278

- 极品小说 http://www.x2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