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3

宝贝你日错人了(H) 作者:红烧肉

分卷阅读283

      人。”

    瑶姬忍不住紧了紧手里的皮箱,来接他们的是陈松,这意味着什么,她不会不明白。一瞬间,她甚至产生拔腿逃跑的冲动,“教授,”她勉强抬头,“我……我有些不舒服……”可是再要说什么,那剩下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去看一眼,她这样告诉自己,只是去看一眼。只要远远地看着他,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就行了。

    一直快到了晌午,车子才驶达目的地。他们早已离开了上海市区,两三部汽车一路往东,最后停在一座小镇上。

    从外头看,并未有丝毫异样,只是车子转过一条斜街,停在巷子口时,才看得出那里守卫森严、岗哨林立。那巷子尽头是一座极大的宅院,里头照旧是电网密布。陈松将爱德华和瑶姬引至洋楼内的花厅,方才道:“两位请在这里稍候。”说罢迈步出门,守在门外的两个卫戍刷的一下朝他行礼,礼毕后整肃依旧。

    爱德华忍不住咋舌:“看来要做手术的那位先生,来头大得出奇。”他不认识国内几支军队的装束,自然看不出来接他们的是淮军,因而便问瑶姬,“安,你的熟人在这里,他的上官是谁,你知不知道”

    瑶姬如何不知道,顿了顿,正欲回答,听到走廊上响起皮鞋的声音,她顿时僵住了。

    (<B>http://www.wuliaozw.com/<B> o 原创市集独家发表,<B>http://www.wuliaozw.com/<B>/books/576080)

    =====================================================

    本来以为一章就能结尾,好吧,需要两章_(:зゝ∠)_

    双更完结~\(≧▽≦)/~

    烽火烟云27 < (快穿)宝贝你日错人了 ( 红烧肉 ) | popo原创市集来源网址: https://<B>http://www.wuliaozw.com/<B>/books/576080/articles/7004333

    烽火烟云27

    (<B>http://www.wuliaozw.com/<B> o 原创市集独家发表,<B>http://www.wuliaozw.com/<B>/books/576080)

    是他来了吗瑶姬几乎有了窒息的感觉,在沙发上如坐针毡。继而门扉一响,门开了,来人是个斯文儒雅的男子,穿着一领西装。她不由地长舒了一口气,绷紧的神经瞬间松懈下来,背心满是冷汗。

    “诺顿先生,孔小姐,两位远道而来,有失远迎。”晋显彬彬有礼地和爱德华握手,视线划过瑶姬时,闪过极短的复杂一瞥。

    瑶姬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又怕是他,可来的人不是他,瞬间便又翻涌上失望来。显然陈松已经把遇到她的事告诉了晋显,晋显丝毫异状也没有,和爱德华商讨了手术的一系列准备,又替黎铮致歉:“三公子原想亲自来迎接诺顿先生,只是军务繁忙,他又伤得重,不能起身,还请诺顿先生体谅。”

    不能起身……原来那样严重吗,瑶姬原已猜到需要做手术的人是黎铮,只是乍然听到晋显说他伤势严重,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心脏都抽痛起来。她强忍着想询问伤势的冲动,听爱德华道:“我来之前,大概的情况也知道一些,黎先生的伤是在右臂,对吧”

    晋显点头:“炮弹片插进手臂里了,位置太敏感,要是取出时稍有差池,整条手臂都会废掉。诺顿先生也知道,我们行军打仗的,手可是吃饭的家伙,不能不慎。再加上当初刚受伤的时候,三公子不肯离开前线,伤势拖到现在恶化了许多,前几日三公子就高热不醒,今天才稍微好了一点。”

    “必须得尽快开始手术,”听完这番话,爱德华肃然道,“要是再拖下去,恐怕会出事。”

    “我也是这样想的,”晋显颔首,“那就拜托诺顿先生了。”他是黎铮最器重的私人秘书,如今战局焦灼,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商讨完后,便起身道,“我让听差带两位去客房。”

    瑶姬跟在爱德华身后往外走,晋显稍稍落后一步,低声道:“我还没有告诉三公子。”

    瑶姬一愣,明白他的意思后,笑了笑:“那就请晋先生不要告诉他了。”

    晋显听了这话,先是蹙眉,继而叹了一声:“孔小姐,你知不知道,我挺讨厌你的,”他见瑶姬不说话,又道,“当初那件事是我劝三公子的,早知道会这样……”

    “早知道会这样,你也还是会劝他,”瑶姬唇边带着一抹极淡的笑,“他也依旧会那样做。”

    晋显一时哑然,片刻之后方道:“我才明白,原来你们俩一样的倔。他这些年一直都是一个人,大小姐和二小姐都劝过,两年前大帅过世,在病榻前他都没有松口,”他说到这里,一时说不下去,见瑶姬只是默然,“罢罢罢,我本不该管这等闲事,就依你,我不会告诉他你来了,”停了停,他还是道,“三公子处理军务,都在后头那栋洋楼,你若是想看一眼,现在就可以去。”说罢便走了。

    瑶姬在原地站了一会子,方才继续往前走。只是她浑身都像是没有知觉了,被那些话语牵引着,身不由己地往那葳蕤树木之后的洋楼走去。

    那树长得极好,枝头上开着大朵大朵的花,她仔细辨认,竟是海棠。一楼客厅的大门正开着,时不时有秘书进进出出,她听到里头传来低沉的一声:“余承。”那声音像是敲在心房上,敲得她隐隐作痛。

    黎铮就坐在正中央的长榻上,身前摆着的案几上满是乱七八糟的文书、电报,墙上挂着好几副军事地图,拿红线勾出行军路线来。他原本欲起身把地图取下来,身体一动,牵扯臂上的伤口,顿时疼得额上冷汗滚滚而下。

    那伤口本就颇深,又因行军劳顿恶化已极,黎铮疼得直抽气,他那样意志坚定的一个人,只是拧着眉,拿手在案几上使劲一捶:“余承!到哪里罗唣去了,快滚进来!”

    原来余承奉他之命出去取东  -

分卷阅读283

- 极品小说 http://www.x2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