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64

宝贝你日错人了(H) 作者:红烧肉

分卷阅读664

      鱼线一道构成了教人血脉责张的性

    感画面。

    “啊,啊哈…….好深,啊,顶.….顶

    到了…….凶狠的干让瑶姬浑身发

    软,不止是紧紧蜷缩的脚趾,花心越来

    越酥,身子也越来越无力。

    她不由自主地软倒下来,已经连支

    撑身体的力气也没有,两只不断晃动的

    奶子随之垂落而下,挂在臂弯的肚兜儿松松垮垮的,顺着大开的襟口,那浑圆

    乳球似乎都要被上下抛落得跳了出来。

    曹墨不由起了兴致:“还试不试,嗯”

    “不试了,不试了……”瑶姬哪还敢再捋老虎须,一面在心里暗骂曹墨不要脸,一面又后悔自己怎么就不长教训偏要去撩拨他,“你……你快停下来,啊哈……”

    此话正中某人下怀,他勾起唇角:“可是二郎还没有吃饱,怎么办”

    少女欲哭无泪:“……你说怎么办。”

    解决的办法就是她自己乖乖把二郎夹射出来,不止如此,还要捧着奶子喂到男人嘴边给他吃。某人振振有词:“二郎吃饱了,大郎也不能饿着,瑶瑶,你说是不是”

    这般说着的时候,他正抓着喂到自己唇边的蜜桃细细享用,仿佛真的是在品味珍馐佳肴一般——

    先尝其表,用舌尖仔细舔过浑圆奶儿的每一寸,连奶尖上细小的褶皱也没放过。次品其核,舔到奶尖儿上时用舌刮弄一番,再含住啧啧的吸吮,直把少女吮得娇呼起来方才罢休。

    最后则是用手抓握着揉弄出各种各样的形状,见那饱满的乳肉从指缝间溢出来,曹墨不由啧啧称奇:“瑶瑶,你的奶子是不是比之前要大些了,看来为夫确实该多揉揉,小瑶娘才能长得更可口。”

    瑶姬面红耳赤,忍不住狠啐了他一口:“姓曹的,你……”想了想实在不知骂什么才能让他难受,只能恨恨吐出两个字,“禽兽!”

    这人真不该改名,相比起“墨”字,他还是更适合禽兽的“兽”字。

    曹老爷却不以为然,夫妻敦伦,乃是人之常情,瑶瑶怎么能骂他是禽兽况且即便如此,他禽兽也是挑人的。以前没尝过滋味的时候不觉得,自从有了这小东西,在外的那几个月可真是难熬的紧,好不容易回了家,自然要吃够本。

    好在他吃归吃,还记得内室的床上睡着一个曹幼菡。闹到后半夜时瑶姬昏睡了过去,他抱着满身红痕的小妻子起身,给她披上大氅送到了东厢的床上。

    此时瑶姬已睡得沉了,顾不上腿间湿乎乎的糊满了浊液,偎在男人怀里酣梦沉沉。理所当然的,到了次日,她又起迟了。

    (<B>http://www.wuliaozw.com/<B> o 原创市集独家发表,<B>http://www.wuliaozw.com/<B>/books/576080)

    =====================================================

    大郎问二郎:吃饱了吗

    二郎:……没【委屈】

    瑶妹:滚!

    画堂春20

    o这天一早,几个妾室听说老爷回了

    府,除了芸姨娘,剩下三个打扮一新,

    天还蒙蒙亮就赶到正房问安。

    只是她们从日出等到了食时,又从

    食时等到了隅中,外头已是日上三竿,

    东厢的门扉依旧紧紧闭着,不止是太

    太,连老爷也没出房门一步。

    香卉肚里暗笑,嘴上还要道:“几

    位姨娘,老爷太太想是有事耽搁了,若

    是姨娘们等不住,不如先回去”

    这话说得也是别有意味,老爷离京

    这么久,刚回府的第二天就和太太闭门

    不出,有事耽搁能有什么事。雁蓉恨得帕子都要拧烂了,真真莹

    莹两个倒是站了起来,而芸姨娘只在香

    卉开口时掀了掀眼皮,她原就是个寡言

    之人,却不知是不是香卉的错觉,感觉

    她的神色似乎阴沉了几分。

    “既是来了,若是现在就走,岂不

    教人说我们对太太无礼”雁蓉原生的

    眉目婉约,是个气质淡雅的美人,奈何

    掐尖好强的紧,府里的几个妾室,就数

    她最不安分。

    香卉听她话里带着刺,哼了一声,

    正欲开口,只听外头小丫头子道:“老

    爷太太起身了,教摆饭呢。”

    一时众人忙碌起来,待瑶姬与曹墨在桌旁坐定,幼菌也过来问安了。几个

    妾室照例是不能上桌的,虽然曹墨连眼

    尾风都没有给她们,可不知为什么,看

    着那几个妖妖烧烧站在一旁的女人,瑶

    姬心里的膈应比刚嫁进来那会儿还要

    浓。

    她忍不住放下筷子,曹墨别过脸问

    她:“怎么了,饭菜不合口儿”

    这样的细心体贴,几乎是在筷子刚

    落到桌上时他就开口了。可瑶姬只觉越

    发烦闷,“没什么,”她站起来,“没

    胃口,你们用罢。”

    她忽然发现,自己的烦闷不能向任

    何人诉说,更没有理由去苛责曹墨。他越是对她好,她就越难受。因为他的

    好,建立在他们的婚姻生活里还有着其

    他几个女人的基础上。

    在这样的一个时代,这样的一个世

    界,和其他男人比起来,他已经做得足

    够好了罢。

    成亲之后夜夜歇在她的屋子里,对

    几个妾室也是不假辞色。他尊重她,愿

    意满足她的一切要求,甚至连在外抛头

    露面都允了她。

    瑶姬想不出来,还有别的男人能做

    到这个地步了。譬如她当初的那个未婚

    夫,还没成亲就在外面勾搭了良家女子

    要娶进门,若是与那人成亲,恐怕他是万万不会对她如此的。

    可是她扪心自问,一个女人希望自

    己的丈夫一心一意这难道有错他是

    夫,她是妻,夫妻夫妻,他们之间为什

    么还要夹着其他人

    偏偏这个荒诞的世界就是如此,所

    以成亲之前,瑶姬一再告诉自己,就把

    那个男人当做一个合作伙伴,虽然要跟

    他上床,不是还有炮友吗

    而一开始,她也确实做得很好。可

    是不知不觉,她发现自己动摇了。她的

    心到底是肉做的,这样的朝夕相处温柔

    缠绵,她如何能做到对那个男人毫不动

    心。r瑶姬不想认命

    她从来都是坦然而无畏的,仿佛有

    一种孤勇在她的身体里,即便知道要粉

    身碎骨,一旦做了决定便不会回头。

    这天晚上,曹墨办完了事回府,原

    想着正房应该已经用过膳了,小丫疑们

    却说:“太太还没用饭呢,太太说了要

    亲自下厨,特特等着老爷一道用。”

    成亲这么久,几时听  -

分卷阅读664

- 极品小说 http://www.x2sb.com